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摔童凶手韩磊被判死刑受害人家属撤273万

2018-10-28 12:31:19

摔童凶手韩磊被判死刑 受害人家属撤273万索赔,

韩磊(右)和李明在宣判现场。 李佳摄

“命运只在一念之间。”韩磊曾把这句话写进自己的读书笔记里。或许正如他所感悟的,他的一生也毁在了自己冲动的一念之间。今年7月23日,因停车引发纠纷,韩磊将李某2岁多的女儿从婴儿车里抓起高举过头顶,摔在地上,导致女婴颅骨崩裂终死亡。庭审时,韩磊虽多次道歉,但坚称自己摔的是购物车,且不知道车内有孩子。

昨天,市一中院公开开庭宣判,以犯故意杀人罪判处韩磊死刑,与其前罪尚未执行完毕的剥夺政治权利余刑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犯窝藏罪,判处李明有期徒刑二年,与其前罪尚未执行完毕的刑罚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七年。原告方申请撤回对韩磊的附带民事诉讼,即273万元的索赔,因为符合法律规定,获法院准许。

听完宣判后,韩磊低着头,很平静。即使在被法警戴上手铐的一刹那,他的表情也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在被带出法庭时,他急切地回过头,向着旁听席上的朋友挥挥手,点头示意后离开。此外,他拒绝接受一切媒体的采访,口头向法官表示还想上诉。

宣判现场

法官:韩磊摔孩子有主观故意

主审该案的法官张鹏介绍,在庭审过程中,控辩双方对于被害人是被韩磊摔死的基本事实并无实质性的争议,但争议的一点,就是韩磊作案时在主观上是否明知其所摔的对象是孩子。

根据现有证据分析,法庭认为,韩磊虽然是近视,也在案发前曾经饮酒,但他在案发前后都曾给李明指路,证明其处于言行正常意识清醒的状态,还有在案发后刘某的证言证实,韩磊并无异常,没有醉酒表现。但纵使其醉酒,醉酒本身也不是阻却犯罪构成的事由或从轻处罚情节。而韩磊在审理中可以清楚供述案发前的行为、案发时与李某争执的经过、摔孩子(韩磊称是车内东西)的经过以及作案后逃跑的经过。

另外,从案发现场客观条件并结合尸检鉴定来看,被害人身高为99厘米,案发时坐在没有任何遮挡的婴儿车中,虽然案发时间是晚上,但从监控录像可以看出周边及来往车辆都有灯光,主要的是婴儿车距离李明的车很近,且李明的车灯一直开着,不存在现场光线条件不好导致看不清婴儿车及车内被害人的情况。监控录像也显示,案发时韩磊戴着眼镜,他是绕到婴儿车的正面,面对面地将车内的婴儿抓起后摔在地上。而且,婴儿车与韩磊所称的购物车在外形上的明显差别,是众所周知的。

所以,法庭认为,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韩磊作为一个案发前后意识均处于清醒状态且对于案发经过、争执细节等有清晰记忆的成年人,突然在举起并摔下孩子的约2秒钟的关键时间内丧失辨认能力的事实,而韩磊称不知道车内是孩子的说法,明显有违社会公众一般经验常识,也与在案证据反映出的韩磊的精神状态及主观心态不相符。通过监控录像,韩磊在起身后迅速准确地绕至婴儿车前实施了将车内婴儿抓起高举过头后猛摔在地的行为,整个行为过程动作连贯、攻击性强、力度大。

对于庭审时韩磊律师提出的过失致人死亡罪,张鹏解释,过失致人死亡是指行为人因疏忽大意或过于自信造成被害人死亡的后果,行为人在主观上没有杀人的故意。但本案被告人韩磊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成年人,因不能正确处理与他人的纠纷,迁怒于无辜的婴儿,采取极端手段将婴儿摔死,在主观上具有泄愤报复的杀人故意,且动作力度之大、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所以韩磊的行为完全符合故意杀人罪的犯罪构成。

庭后追访

原告律师:再多赔偿都无意义

跟庭审的时候一样,昨天的宣判现场,也没有看到受害人家属的身影。在庭审时,受害人一方曾提出273万元的民事赔偿,原告律师也当庭明确表示过不同意法庭调解,如今原告方突然撤回民事起诉,到底出于什么考虑?

对此,原告律师马骋回应,称提出赔偿是基于民事诉讼的权利,但再多的赔偿也不能消除当事人悲痛的心情,更不能挽回孩子的生命,所以任何赔偿对受害人家属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

对于韩磊被判死刑的结果,马骋说他个人觉得判决很公正,体现了法律的公平和正义,对家属来北海治牛皮癣医院说,这个结果也是意料之中的,他相信家属应该会满意的。

被告律师:会建议韩磊上诉

面对韩磊被判死刑的结果,被告律师成准强虽称“在意料之中”,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的情绪还是比较激动:“说得严重一点,我抗议判决结果。”成准强说,他会在这两天与韩磊见面,并建议他上诉,“这个判决结果对事实的认定我还是持否定意见,特别是法院对案发时的逻辑认定并不符合事实。”

对于原告方临时撤销民事起诉,成准强称“很意外,事先并不知情”,但他认为这是原告律师的诉讼策略。成准强告诉,事件发生之后,他们一直在积极准备赔偿,希望获得被害方的谅解,但被害人家属始终没有直接与韩磊这边联系。“突然放弃赔偿,很可能意味着他们坚决不会原谅韩磊,并决心要看到韩磊被判死刑。”成准强说。

此外,针对有媒体在庭审的报道中提到韩磊翻供,成准强说韩磊并不是翻供,因为他从始至终说的都是不知道摔的是孩子。

被告发小:韩磊家人在积极筹钱

相比韩磊的冷静,韩磊的发小在听完判决后却流下了两行热泪。面对媒体的围堵,这位中年男子几度哽咽,“他喜欢文学,在监狱里曾写过1000多首诗词,还有自己的自传,他不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对朋友也重情重义。”

韩磊摔孩子这事发生后,其父母和姐姐的心就一直揪着,对可能要失去这个亲人非常痛苦。家人也一直在千治疗牛皮癣穴位方百计地筹钱,认为无论如何都要积极赔偿受害人家属。

专家点评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学教授洪道德认为,韩磊之前求死是一种策略,以为通过这种态度,能够得到法律和公众的谅解,不会被判死刑,但很显然,这一招没有起到作用。

洪道德告诉,韩磊要想不被判死刑,首先主观上必须有一个良好的态度,但根据其在庭审时的表现,他并没有真诚悔罪,而牛皮癣缺维生素是连基本的犯罪事实都不肯陈述。“悔罪一定要建立在认罪的基础上,但这个认罪不是笼统的,不是随便说一句后悔、对不起就行的。”所以,洪道德认为,韩磊之前的求死,其实就是被告方的一种策略。而从上诉这个角度来说,结果不会有太大差别,因为涉及死刑立即执行的案件,都会进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和人民法院的程序,上级部门肯定会再次提审被告人。

从被害人一方来说,撤销民事索赔其实也是一种策略。洪道德解释,在法律上,如果被害人一方坚持要求民事赔偿,在被告方满足了该请求的情况下,民事上的赔偿结果会影响到刑事处理,那被告人就有可能不被判死刑立即执行了。“被害人一方此举说明,不允许被告人拿钱换命。”洪道德说,由此可以看出,被害人一方在民事和刑事部分,终还是选择了刑事,这样做也就把问题简单化,不仅简化了诉讼程序,也节约了诉讼时间。 骆倩雯

2319铝管
新湖香格里拉
低平板半挂车的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