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住楼房夏天回村子罗布人后裔过上两栖生

2019-01-03 03:48:15 来源: 河西信息港

冬天住楼房夏天回村子 罗布人后裔过上“两栖”生活

中新乌鲁木齐3月17日电 (姜译见)近百年来,楼兰遗民罗布人在恶劣自然环境的重压下,过着梦魇般的“漂泊”生活;在今天,这些定居在米兰镇阿不旦村的罗布人后裔,通过自己的勤劳刻苦和聪明能干,日子已过得红红火火,一部分人甚至还过起了时尚的“两栖”生活。

3月16日,阿尔金山北麓罗布泊南岸若羌县的米兰镇风和日丽,罗布人后裔肉孜在阿不旦村打扫房屋,气温在逐渐回升,他准备从楼房搬到村子的小院里去住,“冬天嘛住楼房舒服,夏天和秋天还是在村子里好,我以后就过这种‘两栖’的生活了。”

肉孜是末代楼兰王康昆其伯克家族的后裔,早年为米兰中学的校长,现已退休在家,他在阿不旦村和其他村民一样,也有个占地1.3亩的小院子和80多平米砖木结构的房子,院内种着葡萄、果树和鲜花,夏天一到就仿佛是一座小花园。他和老婆的退休工资每月都是两千多,家里开销又不大,于是去年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二师三十六团团部买了一套楼房,以供冬天使用。

肉孜说,他现在是过着幸福的“漂泊”生活,而近百年来,他的祖辈们度过的却是辛酸的漂泊生活,那一代罗布人从变成荒原的老阿不旦迁到玉尔特恰普干,依然没能停住,直到搬到米兰才止住了“漂泊”的脚步。

据史料记载,1600年前,楼兰国破民散,部分固守在罗布荒原的罗布人从此与世隔绝,随着“漂移”的罗布泊湖逐水而居、以鱼为食。1921年塔里木河再次改道,在瘟疫肆虐之中,一部分人逃到了米兰开始定居农耕。1965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进驻米兰地区,当时100多户380多名罗布人被收编进了民族连。2007年,根据罗布人的意愿,将民族新村改为阿不旦村,该村现有罗布人340多人。

在今天的阿不旦村,罗布人后裔凭着他们的勤劳刻苦和聪明能干,一家家、一户户有的搞养殖,有的搞种植,日子全过得红红火火。

吾加曼·依明是村里的养羊大户,1999年,全国羊肉市场价格低迷,一只大羊才卖200多元,许多养羊户陷入亏损状态。吾加曼·依明却在这时看到了商机,他立即贷款2万元,并向亲戚借款4万元买回200多只羊,全部赶上阿尔金山草场去放牧,随着羊肉价格的逐年上涨,他的羊群规模也在不断壮大,吾加曼·依明的财产像滚雪球一样在增长。从2001年至今,吾加曼·依明每年都被评为新疆兵团劳模,如今他的羊数量已扩充到800多只,同村人戏称他为“养羊的地主”。

在阿不旦村,像吾加曼这样,把羊群作为“流动银行”来发家致富的罗布人后裔还不在少数,养羊可是他们老祖先遗留下来的拿手行当。今年3月,笔者在阿不旦村走访中发现,许多阿不旦人的后裔都不愿让自己的孩子继续放羊。目前的事实是,的确有另有一半以上的罗布人依靠种植业同样走上了更加富裕的道路。

随着近年来米兰红枣在全国的一路走红,三十六团的各族职工纷纷“趁枣致富”。罗布人由于一直从事渔牧业,对管理果园原本不在行,好在他们聪明好学、适应能力强,种植不到两三年一个个的还成了枣树行家。塔西·伊力原先为新疆兵团的低保户,后来在团场兄弟连队的技术扶持下,用5亩自用地种植枣树,年收入3万多元,一举掀掉了低保的帽子。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老村长白克日种植20亩枣树,去年获纯利6万多元;吐地·托呼提承包30亩棉花,年收入达7万多元,成了村里近年的致富新星……

2010年,三十六团党委为了增加民族同志的收入,决定在阿不旦村建设果蔬大棚,在政策上给予优惠和补贴。响应了团党委号召的肉孜·吾斯曼用院内的5分菜地建了座温棚,年盈利2万多元,小菜地一下子派上了大用场,温室大棚又成为罗布人后裔近两年致富增收的新渠道。

如今,随着罗布人后裔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一些人选择在团内购买楼房,夏秋季节住在阿不旦村花果飘香的园子里,冬天就搬进新盖的楼房上渡暖冬,过起了幸福的“双栖”式“漂泊”新生活。完

交通行政诉讼程序流程
护栏网生产厂家
治安案件转刑事案件程序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