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尖★暖】手心里的暖(小小说征文)“毕业”

2020-03-27 17:48:46 来源: 河西信息港

摘要:为了自己的事业,劳碌了一生的赵东宇,已经到了肝硬化晚期,为了挽救他的生命,必须做肝移植手术,家里的亲属的配型都不合适,这时从外地来了一个叫江凤霞的女人要求给赵东宇捐献肝脏,引出了一段摧人泪下恋情的。 【剧情梗概】为了自己的理想,劳碌了一生的,五十多岁的赵东宇,身患肝硬化,已经到了晚期,住进了医院。医生对家属说:“赵先生的肝硬化,只有进行肝移植,才能挽救他的生命。”为了挽救丈夫的生命,妻子林爽带着女儿进行了肝配型,但是,都没配上。就在这时,医院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自报家门,曾经是赵东宇的发小,得知赵玉东患了肝硬化,特意从外地赶回来,看看这个曾经埋在自己心底的恋人。

【主要人物】
赵东宇:五十六岁。
林爽:五十三岁,赵东宇的妻子。
赵维娜:二十岁,赵东宇的女儿。
江凤霞:五十五岁。
江霖:二十一岁,江凤霞的儿子。
赵芳华:五十二岁,赵东宇的妹妹。
赵芳芝:五十岁,赵东宇的妹妹。
刘立斌:五十六岁,东岭市人民医院消化内科副主任医师。
董艳华:五十岁,东岭市人民医院消化内科主任医师。
关美辰:三十六岁,东岭市人民医院消化内科护士长。
王爱杰:东岭市人民医院消化内科护士。

【场景一】例行的查床时间
东岭市人民医院消化内科506号监护病房,室内只有两张病床。
赵东宇躺在病床上,一瓶白蛋白两瓶药液吊在滴架上,还有一袋血液袋,也吊在滴架上。三根输液管,分别连接着赵东宇的两只手和他的脖子。还有一根氧气管扣在他的嘴和鼻子上
身材高挑,脸型稍长,却满脸戚容的林爽坐在床沿上,深情地看着自己的丈夫,眼睛有点红肿,好像刚刚哭过。
赵东宇睁开眼睛,陌生的打量着病房。他想动一动,却被几根输液管牵连住了。
林爽发现赵东宇已经醒过来了,高兴的颤着声音问:“东宇,你醒过来了?这两天一夜,可吓死我了。”
赵东宇眨动着眼睛,想说话,却被吸氧罩捂着嘴,发不出声音来。
林爽抚摸着赵东宇的额头说:“东宇,你现在还不能说话,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这时,护士长关美辰拿着血压器进来了。她关切的问:“林大姐,赵先生苏醒了吗?”
林爽急忙站了起来,高兴的说:“关护士长,谢天谢地,他总算苏醒了。”
关美辰来到床边,把血压器放到床上,开始给赵东宇测血压。
关美辰一面给赵东宇量血压,一面跟林爽说:“林大姐,赵先生的肝硬化这么严重,为什么不早点到医院就医呢?”
林爽打了个唉声说:“七八年前,他就总说胃痛,我让他到医院检查检查,他总说没事的,大概是胃病,吃点胃药就好了。那时候,他正在省教育学院进修,学习挺紧张的,也脱不开身去医院,所以就一直拖下来了。我哪儿知道,胃痛就是肝硬化的先兆。”
关美辰感慨的说:“他们男人就是这样,事业心太强了。我在报纸上看到过赵先生撰写的论文,对教育改革的论点很切合实际。”
林爽伤感的说:“我们家老赵这半辈子也挺坎坷的,也就转到这个东岭市以后这十几年才顺当点了。”
这时,董艳华拿着赵东宇的病历进来了,她俯下身子,看看血压器显示的血压,摇了摇头嘱咐关美辰说:“小关,赵先生的血压太低,每天要给他输六百cc血液,白蛋白也要再增加十克。”
董艳华往上推推眼镜,才发现赵东宇已经苏醒了。
她摘下口罩,露出很白皙的圆脸,转过头问林爽:“林女士,赵先生什么时间苏醒的?”
林爽看看赵东宇,回答道:“董医生,你进来之前,他刚苏醒过来。”
董艳华很庄重地说:“林女士,在赵先生没转入普通病房前,属于特级护理。你虽然是赵先生的太太,但是,你不懂护理知识。”
她又对关美辰说:“小关,你安排一个有经验的护士来护理赵先生。”
关美辰说:“董医生,你放心,我一会就安排王爱杰过来护理赵先生。”
董艳华又嘱咐道:“这段时间,不允许其他人来探视,以免引起病人情绪的波动,影响治疗。”
董艳华和关美辰走了以后,林爽忽然觉得自己很对不起赵东宇,她俯下身子,看着赵东宇的眼睛幽幽的说:“东宇,是我不好,是我太不关心里了,才让你积劳成疾,酿成今天这么重的病。”
赵东宇不能说话,只好摇着头,表示自己不同意林爽的说法。
林爽询问:“东宇,过几天,我打电话让维娜回来看看你。”
赵东宇又摇摇头。
正在这时,林爽的手机响了,林爽从挎包里掏出手机,打开接听,手机里传出女儿维娜甜甜的声音:“妈,我爸的病怎么样?检查了没有?”
林爽看看赵东宇,半晌没吭声。
赵东宇摇摇头。
林爽还没说话,维娜在那边急的撒娇说:“妈,你怎么不说话?你快说呀,急死我了。”
林爽只好说:“维娜,你别着急,你爸没啥事,就是胃不太好,老毛病了。”
维娜不相信的说:“妈,我不信,你打开手机视频,我要看看我爸。”
林爽为难的看着赵东宇。
赵东宇艰难的摇着头。
林爽只好说:“维娜,你爸真的没事,再说,你爸现在没在我身边。”
维娜不相信的说:“妈,你别骗我了,我昨晚上做梦都梦见我爸住院了。我要马上请假赶回去。”
林爽刚要说什么,维娜已经关了手机。

【场景二】省城e大学文学系
维娜苦恼的坐在图书馆里,心绪烦乱地翻着一本中国文学史。她刚给母亲打完电话,从妈妈不时间断的谈话中,维娜感觉到爸爸的病一定挺严重的。她深深的叹了口气,打算去找蓝文强教授请几天假,回去看看爸爸。她把书放到书橱里,刚转过身。在一个系学习的江霖进来了。
江霖关切的问:“维娜,你今天怎么了,闷闷不乐的,中午饭也没见你去吃。”
维娜郁闷的说:“江霖,我爸可能病重了,我打算回一趟东岭市,看看我爸。”
江霖惊讶的问:“是吗?赵伯伯病了,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维娜说:“为什么要跟你说啊,我们的关系也没定下来。”
江霖笑了笑,露出前边很细小的白牙齿说:“那有什么关系,就算我们现在的关系,你也应该告诉我,我也可以分担你的忧愁。对了,维娜,我妈好像跟赵伯伯挺熟的。”
维娜惊奇的问:“是吗?咱们俩家不是一个城市的,江阿姨怎么会认识我爸爸?真是奇怪了。”
江霖说:“真的,暑假期间,我回家时,跟我妈提过你和你的家人。我妈听我说起赵伯伯的名字时,她当时是那种既惊愕又关切的表情,并且喃喃的自语:“东宇,东宇,你为什么躲在了东岭?”我当时也觉得很奇怪的。维娜,会不会是我妈认识的那个赵东宇,跟赵伯伯重名啊?”
维娜也很奇怪的问:“真是这样吗?会不会我们家原来并不在东岭住,而是在江屯市住,以后才迁到东岭来的,这事我还真得问问我爸。”
江霖宽慰维娜:“维娜,别心事重重的了,咱们去吃饭吧,吃完饭,我陪你去找蓝教授请假。”
维娜的心情这才有点舒缓了,两个人相跟着出了图书馆.
在学校食堂的就餐大厅里,维娜和江霖一进来,就看见蓝文强教授坐在靠窗的一张桌子边,和传媒系的董教授,一边细嚼慢咽的吃着饭,一边在聊着天。
维娜直接走到蓝教授就餐的桌子边,蓝教授抬起头起来,询问的眼神从眼睛后边投向维娜问:“维娜,你还没吃饭吧,就坐在我们这桌吃吧。”
维娜挨着蓝教授坐下,冲董教授笑了笑说:“董教授也刚吃饭?”
董教授谦和的说:“噢,是维娜,我马上要吃完了。你有事找蓝教授吧?”
这时,江霖端着不锈钢的盘子过来了,他把盘子放到桌子上,对维娜说:“维娜,我给你挑了一份肉炒蒜薹,一份鸡蛋炒瓜片,一张千层饼,都是你愿意吃的。”
蓝教授看看江霖说:“江霖,什么时候学会了照顾女孩子了?”
江霖的脸有点红了,他不好意思的说:“蓝教授,我跟维娜是好朋友,维娜近几天,心情不太好,我才帮她买饭的。”
蓝教授笑着问:“维娜,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么?”
维娜苦着脸说:“蓝教授,我正想找您请假呢,我爸病情挺严重的,我得回去看看我爸。”
蓝教授沉思了一会说:“维娜,下一周的课非常重要,既然你的事很重要,那你就回去看看吧,别耽误时间太长了,回来后,我再给你开开小灶。”
维娜这才放心的笑了说:“蓝教授,您答应啦?太好了。蓝教授您放心,回来后,我会加紧自修的。”
江霖把维娜送到长途车上,嘱咐维娜:“维娜,你路上当心点,到家了给我回个电话。”
江霖看着长途车驶远了,他拿出手机要通了母亲的手机,跟母亲说:“妈,我赵伯伯病了,病的挺严重的,维娜赶回东岭,看她爸爸去了。”
江霖的母亲听儿子说赵东宇病重,心里十分不安地问:“小霖,是真的吗?怎么会突然就病重了呢?”

【场景三】东岭市人民医院消化内科普通病房512单间病房
赵东宇转到普通病房已经两天了,氧气已经撤了,滴架上还挂着辅酶a三磷酸酰胺肌酐能量合剂一瓶,还有一瓶白蛋白,还有一袋血液。
维娜已经回来了,正握着爸爸的手,满脸戚容的跟爸爸说话:“爸,前两年刚考上大学的时候,你就经常胃痛,那时候,你就应该及时上医院去检查。爸爸,都怨我拖垮了你。”
赵东宇的嘴角牵动了一下,气息微弱地说:“维娜,怎么能怪你呢,都怪爸爸自己,没及时的去医院治疗。好孩子,爸爸现在不是已经好转了吗,别难过,爸爸再住几天院就会好的。”
维娜为了隐瞒爸爸的病情,强颜欢笑的擦去脸上的泪水,笑着说:“爸爸,你快点好起来,女儿陪你到省城去玩几天,到我们的大学校园去看看我们的学习环境,是不是比你们那个时代的学习环境好。”
林爽急匆匆的走进来,冲维娜招招手。
维娜随着母亲来到走廊问:“妈,什么事?”
林爽低声说:“维娜,董主任刚才把妈妈找去,商量给你爸爸寻找肝源的问题。你爸爸这次必须做肝移植手术,才能够挽救他的生命。”
维娜着急的说:“妈,那就赶快跟董主任说,我跟爸爸做配型检测。”
林爽跟女儿来到科主任办公室。
董艳华看她们母女进来了,站起来说:“林女士,这位是你女儿吧?你们坐下,咱们商量一下给赵先生的肝做配型的问题。”
维娜惶急地说:“董主任,那就赶快准备为我和我爸做肝移植配型吧。”
董艳华说:“姑娘,你别着急,做配型是需要时间的。再说你爸的病情也需要在稳定几天。这样吧,你们母女俩准备一下,一个星期后,为你们母女做配型。”
半个月后,维娜和妈妈林爽的配型结果出来了,抗原配型不理想。
董主任对林爽说:“林女士,你和女儿维娜的配型都不成功。不过,你们也别太着急,我们还可以寻找别的肝源。”
林爽跟维娜回到病房,母女俩谁也不敢在脸上流露出失望的表情。
林爽和女儿维娜商量好了,让女儿暂时在医院陪着赵东宇,林爽出去到自己和赵东宇的工作单位,向单位的领导求助。维娜也给e大学文学系的同学打电话求助。

【场景四】
江霖接到维娜的电话后,非常的着急。他急忙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听见母亲接电话了,他对母亲说:“妈,维娜的爸爸,赵伯伯要做肝移植手术,她跟母亲的配型都不理想,还需要寻找别的肝源。”
江凤霞在手机里叹了一口气说:“东宇真是多灾多难啊!小霖,妈想去一趟东岭市,想去看看你赵伯伯,妈还准备做肝移植配型,救救你赵伯伯。”
江霖满心疑惑的问:“妈,你真的认识赵伯伯吗?你是怎么认识赵伯伯的?咱们两家并不是一个城市的呀。”
江凤霞沉默了一会说:“我认识你赵伯伯应该有四十几年了,还在上小学的时候,我跟你赵伯伯就是一个班的同学,而且我们两家还是邻居。算了,这些事,以后妈妈会慢慢告诉你的。妈妈现在就准备先去省城,到你们学校去,然后咱们娘俩一起到东岭市,去看看你赵伯伯。”
说到这,江凤霞停顿了一会才说:“小霖,妈几天前就打算去省城,已经买了今天的飞机票,妈现在就坐飞机去省城,你在下午三点四十到机场接妈。”
下午,江霖正在听蓝教授的课,想起母亲上午跟自己通话时,说赵东宇是母亲小学时的同学,那么,母亲这么多年为什么从来不提自己的父亲黄文成,还让自己跟母亲姓江。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秘密呢。蓝教授在前面讲的什么内容,江霖一句都没听进去。
刚刚三点,江霖就站起来对蓝教授说:“蓝教授,我妈乘坐的飞机三点四十就到,我现在就得去机场接我妈去。”
蓝教授看看他说:“那你就赶紧去吧。心里有事,坐在这里也听不进去课。”
江霖出了e大学校门,摆摆手,召来一辆出租车,上了车,告诉司机:“快点,去机场。”
坐在出租车里,江霖想,母亲跟赵东宇的事,一定要向母亲问清楚,这可关系到自己的终身大事。
出租车到了机场,江霖下了车看看手表,才三点二十,离飞机到达时间还有二十分钟。
江霖点上一支烟抽着,在机场的外面等待着。

共 10658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部肝胆相照的真情故事,江凤霞赵东宇一对有情人,因为特殊时代的原因,终未能成为眷属。为了自己的理想,五十多岁的赵东宇不幸罹患肝硬化,已经到了晚期,只有进行肝移植,才能挽救生命。为了挽救丈夫的生命,妻子林爽带着女儿进行了肝配型,但是,都没配上。就在这时,江凤霞得知赵玉东患了肝硬化,特意从外地赶回来,自愿捐献自己的肝脏给自己的恩人、有缘无分的恋人。这部微电影情感真挚,尽管没有太多的戏剧冲突,但层层递进,情节紧凑,催人泪下。在人物语言的上,口语化的运用,尽显生活本色,流畅自然,符合人物身份和性格特点。主题凸显方面,作品讴歌真情,弘扬主旋律,传递正能量,对那个特殊年代对人性的摧残进行无声的批判,用一部活生生的生活微电影,诠释了人间真爱,诠释肝胆相照的深刻内涵!倾情推荐赏析!感谢赐稿,敬茶祝安!【编辑:航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11190 】
1 楼 文友: 201 -11-19 20:20:54 祝贺王老师作品获得精品! 我手写我心! 航帐文友群:2 1199696,欢迎参与交流!
2 楼 文友: 201 -11-19 22:42:27 祝贺王老师喜剧本得精品!
 楼 文友: 201 -11-20 01:29: 4 热烈祝贺微电影加精,欢迎精彩不断,问候,祝福吉祥。 处处与人为善,时时修身养性,伸手相助需助之人,不逞强,莫逞一时口舌之快。
4 楼 文友: 201 -11-20 06:51:42 谢谢各位文友老师,实在是有点班门弄斧,跟无尘老师比起来惭愧的很老人通经活络吃什么药
中老年舒筋活络方法
6岁儿童晚上睡觉出汗
老年人腿抽筋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