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沙漠驼骨

2018-11-05 10:04:12

沙漠驼骨

我记忆中沙漠的样子,是如诗如画带着荒凉和凄美的,风吹过沙丘,形成一道道弧形的纹线,如爱神的弯弓掉落在那里。

我把吉普车停在一户农家小院,就迫不及待的奔向我如痴如醉的爱沙,用百米的速度,然后用一个标准而典雅的前扑动作,冲进了她的怀抱,用手轻抚她历史中让人感动的瞬间,而后替一个爱恋但又不能说出的人幸福的流泪。

她说自己喜欢让沙漠中的骆驼枯骨爱上自己,我宁愿是这驼骨中一个微薄的分子,我要找到它们,我要告诉它们,它们给予了她什么样的灵感和都市人的冷漠与爱的消磨。我步子艰难的走向沙漠的深处,我可以不计较来时路,可以不用再想着求生或者走出去,因为我即将和她爱的东西相遇,选择爱或被爱。

听沙漠边缘的农人讲,沙漠里的骆驼这几年已经并不多见了,因为野骆驼在榆林这一带早已灭绝,家骆驼这几年都是为农人们尽了的气力之后,被送进了屠宰场,驼骨又被工人卖到化肥厂,而后又被农人们买回,播撒在沙石地里。仿佛骆驼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农人们的生产和子孙繁衍生息,到死后也和农人的子孙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必然联系。一位老人讲,如果在沙漠中捡得到驼骨则是一个人的造化,也是一种吉利的象征,祈祷这次榆林之行会让我如愿以偿,为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善良的人们。

太阳已经西斜,沙漠的温度急速下降,金黄、淡黄、白黄与黛绿色的沙蒿形成了沙漠本身的风景,有沙蒿的地方就有驼骨,只是范围太大难以寻找,这时候一只沙鼠从我的脚下贼溜溜的跑过,我顺着它跑过的沙蒿看见了半露在外面的枯骨,会是驼骨吗?我的心情激动起来,我用双手将沙子挖开,看见一截腿骨,但不能确定就是骆驼的遗骨,毕竟我的沙漠经验很是不足,只有接着挖下去,折腾来,我忽然间醒悟了、明白了、读懂了她的爱情,就在刚才的一瞬!就在此时的一瞬!她的爱是没有任何人能够超越和替代的,遥远而不可及,相比之下我可怜而又微薄,她的爱已经近于绝迹、绝种,但又真真实实的存在!

我用随身携带的刀子象拉锯子一样,硬是截下了一小段驼骨,小心的揣在怀里,这里的沙漠毕竟不是撒哈拉,我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又原路返回,天已经完全黑了,就在我停车的农人家里吃饭,他们热情而又好客,做了西北人招呼客人的哨子面,味道很是不错,还特别给我的碗里加了荷包蛋,这代表你是他们尊贵的客人。饭后,这家老人笑呵呵的跟我说:“你的外貌看起来是个富贵之人那,只是在感情上有一些波折,不过以后会有大出息的。”我笑着回答说:“大爷,您老高抬我了。”西北农人中的一部分会祖宗遗留下来的占卜之术,其中也包括这位老人。吃饱了饭,聊足了天,就和老人同住在上房的土炕上,炕被他们烧的热乎乎的,特别舒服。月光透过纸糊的窗户照了进来,巧手的媳妇剪下的窗花清晰而又带着传统的秀美,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着驼骨,凉凉的感觉。我爱的女子,我正和你爱恋着的物悄无声息的融近了这西北的月光中,夜风里。

千里之外,此时此刻,你用什么来证明着自己,也许你正在写着自己的文字,也许你在那间堆满杂物的小空间里算着本月的收成,或是计划着明日的饭菜颜色的搭配,或是穿着你的球鞋快乐的游戏,欢笑的你,善感的你。

我迷迷糊糊的进入睡梦,自己提着月牙弯刀,骑着野骆驼奔驰在沙漠上,前方一个白衣遮面的女子离我越来越远,只到成为一个白点,在沙漠的地平线上消失,我狂乱而悲愤的胡乱挥着自己的刀,从驼背上摔了下来,沙子立刻将我埋没了,感觉自己的肉体在一点一点腐烂、变坏,自己的骨头终于露在了外面,我成了骆驼,我的骨头就是骆驼的骨头。我从睡梦中微笑着醒来,自言自语的说:“我可以选择爱你了,我也是沙漠中的驼骨了。”

水稻运苗机
通痹关节舒一号
上海注册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