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已掉线 074:回重霄阁吧

2019-10-13 02:52:53 来源: 河西信息港

大神已掉线 074:回重霄阁吧

我管你是吴夕还是吴朝,就算是苏独秀我都不在乎好吗

,还有什么是更让人在意的?

温沁在心里腹诽了之后正要开口的时候突然愣了一下,因为破灭的号角说一句话的时候……声音变了。``し

这个声音温沁很长时间没听到了,可是却不算陌生。

“魏魏……魏……魏……”温沁整个人舌头都打不直了。

“别‘喂喂’了。”魏萨声音淡淡的,“是我。”

“……”卧槽,温沁整个人都不好了,大脑里飞速运转,之后开始思考起来……

魏萨是什么时候认出她来的?

破灭的号角是从她找了心物语之后来的,而魏萨没事不可能说跑到游戏里来晃荡,就算跑到游戏里晃荡也应该是苏独秀那种开着小马甲随便玩玩的。

毕竟帮会这种东西,短短几天半个月是管不过来的,就算管过来了职业选手哪里有这个美国时间和精力?

那……

魏萨会出现在破灭的号角上,还是作为帮主就是之前就已经知道……

温沁吞了一下口水,然后开口,“黄泉……冥月?”

“不是我。”魏萨回应。

“啊哈哈哈。”温沁立马松了一口气,“我就说嘛。”

“但是你买号之后就一直是我上的。”魏萨开口。

“……”温沁恍然大悟了,温沁万万没想到买个号居然都能买到战队关联亲友的号,更没想到……

温沁沉默了一会儿,魏萨也没有开口说话。

温沁抬脚一脚踹掉了线。

温沁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游戏掉线整个人都不好了,想了一会儿之后拿起了翻了翻通讯录之后整个人更加不好了。

温沁的通讯录上洋洋洒洒几百号人。可是真正能联系的人……

怎么除开之刃就只有唐浅了啊!

温沁只犹豫了两秒,然后就立马给唐浅发了信息,“我突然觉得我像马戏团的猴子。”

“怎么?”唐浅回的也很干脆。

温沁简单的说了过程之后又回给唐浅,“你说他们过分不过分!”

“哈哈哈,节哀。”唐浅才不会宽慰人呢。

“你别以为我不敢飞过来揍你。”温沁回过去。

“你来啊。”唐浅回的也很干脆。

温沁想了想好像除开代雪,唐浅在的踏雪飞鸿其他人对她也不怎么友好。

“你说我还怎么有脸回之刃啊……”温沁十分悲痛。

“真打算回来了?”唐浅的信息发了过来。

“……”其实温沁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看到唐浅这么问又直接关掉了短信。洗过澡之后想了想又下楼吃过饭散了一会儿步。

温沁何许人也?高中毕业之后发现了自己玩游戏抱大腿的天赋之后就没有再读书了。若是现在真让她另外找什么工作。恐怕也有点难。

温沁散完步之后回了家,之后到浴室又看了一下自己。

不过才二十一呢,温沁看了一会儿然后轻轻的笑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也微微的笑了一下。

温沁抬手直接关掉了卫生间里的灯,然后靠在墙上深吸了一口气。

二十一岁的其他人应该是什么样呢?

或许是在大学里还在抱怨学校的课业和食堂吧,二十一岁的唐浅也还在大学里呢。

温沁拿过毛巾在黑暗里洗了一把脸之后,又去了卧室。打开之后看到了十几个未接。温沁皱眉了一下然后滑开了屏幕锁,之后果然就看到了那个人的。

温沁皱着眉。然后直接清除了未接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二十一岁应该是怎么样的呢?反正不应该和自己一样就这样在一个房间里整日这样浑浑噩噩的就过了。

温沁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又轻轻的吐了出来。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温沁是在阳光和铃声里醒来的。

“喂?”温沁还有一些迷迷糊糊的,在听到对面的声音的一瞬间就清醒了。

“没睡醒?平时这个时候你肯定已经醒了。”艾风的声音不急不慢的传过来。

温沁皱眉了一下。然后迅速的就挂了。

然而拜这个所赐,温沁现在睡意全无,起了床去洗了脸。随后从冰箱里拿出了牛奶喝掉,回到卧室换衣服的时候还在响。

温沁拿起来看了一下。依然还是早上的那个陌生号码,温沁直接接了起来,“有没有人告诉你,扰人清梦是要天打雷劈的。”

“你的声音听起来已经清醒了。”艾风开口。

“没事我就挂了。”温沁回应的很直接。

“你妈昨天打给我了,说打不通。”艾风接下来的话题阻止了温沁挂,温沁皱眉了一下,很久没说话。

艾风那边低低的笑了一声,“你的钱花完了?”

“和你有关系么?”温沁开口。

“回重霄阁吧。”艾风开口,“我帮你把号买回来,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你在开玩笑么?”温沁开口。

“三十万。”艾风开口。

“……”温沁不说话了。

“你妈妈和我要了三十万。”艾风说的很淡定。

“和我有关系么。”温沁的声音依然很淡然,艾风那边却只是笑了一下,“你这个人,说话总是不留余地,实际上……”

温沁直接挂掉了,然后把艾风打过来的新号码直接拖黑了,随后又看了看昨晚的十几个未接。

甩不掉啊……

温沁深吸了一口气,那时候的唐浅是什么感觉呢?

温沁垂下了头,之后便自嘲的笑了一下,拿着去了电脑面前。

艾风说的没错,除开游戏她也没有别的方式能够赚钱了,温沁登上了游戏,随后就看到了依然还站在她的拾微旁边的……破灭的号角。

“……”温沁沉默的站了一会儿,对方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果断是不在对吧,果断没看到她上线对吧!温沁迅速的转身就跑,刚走出两步,就看着破灭的号角骑马追了上来。

“……”温沁走了两步,破灭的号角的马也跟着走了两步。

温沁停下,破灭的号角也停下了。

温沁抬了一下视角,看着破灭的号角那张游戏里藏在兜头帽里的脸,“你……一直在等我上线?”未完待续

...

北京医院精囊炎
大连哪里的妇科医院
黑龙江阳痿问题医院
南京早泄需要去医院治疗吗
天津治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