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远方的帝国第三十五章兔子与猎犬

2020-01-20 11:35:06 来源: 河西信息港

来自远方的帝国 第三十五章 兔子与猎犬

当睡眼朦胧的蒙吉萨五世揉着眼睛披着睡袍来到会客厅的时候,男爵正在组织着如何为自己失败辩护的措辞。

不过他绞尽脑汁想出来的说法并没有派上用场。国王的脸色变得难看,然而他却没有责备男爵一句:“你也不要太自责了,毕竟谁也想不到塞西莉亚就在那里、你说,她哭了?”男爵点了点头。

“这真是??????”小国王伸了个懒腰,他的脸上带着种说不清的厌恶和为难,“那我们下一步该做什么?”

“我想,等塞西莉亚公主冷静下来,她会连夜来觐见您的。”

“也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她要来,你陪同我一起见她。”国王歪着身子起身,准备回去继续自己的美梦。

“这,有点不太合适吧。”男爵愣了愣,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王室的家长里短,即使涉及到了重要的政治问题也不是他一个小小男爵该公开参与的。

“有你在,塞西莉亚不会说太多的私事。克拉克公爵就要到圣城了,我需要在他来之前解决吕尼西昂的问题,我不想冒险。”蒙吉萨五世随意地挥了挥手,打了个哈欠,离开了会客厅。随后,国王的近侍为男爵安排了房间。

男爵并没有休息多久。

夜深人静之时,几个全身黑衣的蒙面人敲响了蒙吉萨堡的后门。

事先得到吩咐的王室卫兵在避开了那个身材窈窕的黑衣人首领之后,简单地搜了搜她的随从的身,一言不发地带着他们进入了城堡。

国王早已等在那里。

塞西莉亚公主摘下了头套,她看到了一个分别不久的熟人,里尔德拉男爵。“男爵阁下似乎休息得不太好,为什么不去再多睡一会儿呢?”公主说,她的声音带着似乎发自内心的关心和真挚。

“是我让他来的。”一夜之间被吵醒两次的国王显得十分疲惫,他翘着二郎腿坐在王座之上,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询问着自己的姐姐,“这么晚了,我亲爱的姐姐来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塞西莉亚瞪了一眼男爵,但很明智地没在这个人的身上继续浪费时间:“前几天,我捡到了一只兔子,我很爱它,虽然它陪伴我的时间没有那么长久,可是我们之间的感情很好。可是问题出现了,家里从小陪着我长大的那只小狗想要吃掉这只兔子。一开始,我在家的时候,它们还算相安无事。可现在,就在我面前,它们都要打个你死我活,有你无我了。我真的很爱很爱它们,这么晚打扰陛下,就是想让睿智的国王帮我出个主意,我到底该怎么办?”

蒙吉萨五世笑了,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兔子与狗的画面:“为什么狗要吃掉那只兔子呢?也许是那只兔子太过顽劣,惹恼了本在睡觉的小狗。”塞西莉亚没有停顿地回答:“事情到这里,原因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想知道,兔子和狗,真的不能同在一片天空下吗?”

“除非,那只兔子愿意回到他的洞中,不要在那只狗面前晃来晃去。”公主和男爵都注意到,国王用了“他”而不是“它”。

公主弯了弯腰,她没再说什么。从小长大的姐弟,即便因为种种原因而略微疏远,但当对视的时候,两个人总能读出对方眼中的意思。

国王读到了姐姐眼中“千万不要杀他”的哀求,而公主从弟弟的眸中看到“让他不要再成为我的挡路石”的命令。

塞西莉亚叹了一口气,她近年来忙自己的生意太多,几乎没有和自己的弟弟好好地坐下来谈谈,也真是荒谬。他长大了,希望蒙吉萨的王国能在他手中度过危机,走向辉煌吧。公主深深地低下了头:“我今晚并没有去过书房,也没有发现什么信件。”

看似毫无意义的话语却像一记惊雷在城堡中响起,公主淡淡的声音让国王和男爵都打起了精神,他们互相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喜和难以置信。塞西莉亚面无表情地低着头,国王并没有注意到,一颗泪珠悄无声息地滴落在名贵的地毯之上。

王室之间,本来就该没什么情义。为了蒙吉萨的荣耀,只能委屈自己的丈夫了。毕竟,自己和弟弟有着共同的姓氏。

“你能这样,我很高兴,塞西莉亚。我向你保证,兔子不会有事的,猎犬只想追踪野兽,不会执着于家禽。”蒙吉萨五世哈哈大笑。

公主止住了泪水,她抬起头,就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地看着国王:“感谢您的仁慈。”

国王大度地挥着手,注视着塞西莉亚孤单的背影慢慢消失在火把未能照耀之处。“你怎么看这件事?”蒙吉萨五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用询问的语气和男爵说话。

“公主不得不这样做,僵持下去,她会更为难的。”里尔德拉回答。

“她还是王室的人,没有因为那个恶心的婚姻而忘了自己的姓氏。”国王站了起来,他脸上的困意再也按捺不住了,“今天你就在城堡里休息吧,明天我们就动手,避免夜长梦多。”

*****************************************

当公主重新回到自己的家时,宴会已经结束了。吕尼西昂公爵并没有在意自己妻子的去向---毕竟一个喝醉的人很难从睡梦中醒来。

塞西莉亚弯下腰去,悄悄点亮了灯火,仔细地端详着丈夫英俊的脸庞。她白皙的手指握着丝巾温柔地擦拭着公爵嘴角边的酒渍,动作优雅而轻柔。“对不起,我亲爱的丈夫。”公主不知道在心里默念了多少次这句话,然而她心中的罪恶感并没有因此减轻哪怕半分。

她的手指开始颤抖,抖动的是如此剧烈,以至于丝巾都掉到了地上。公主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黑暗之中,灯火之外,没人能看得清她的表情。

只有姐姐才会理解弟弟,也只有弟弟才会苛求姐姐。没有人是兔子,也没有人是猎犬,国王是头睡醒的狮子,而吕尼西昂公爵则像是一只无忧无虑的百灵。

真正的兔子,是我塞西莉亚自己吧。

北京眼耳鼻喉医院靠谱吗
东莞市寮步医院预约挂号
海口的医院专治白癜风
昆明好的癫痫病医院
桂林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