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神算短篇小说江山文学网1

2019-07-13 08:42:09 来源: 河西信息港

豫西南黄土平原沃野千里,一马平川极适耕种,故五谷丰登人烟稠密。座落其上的姜村与申庄是两个隔街毗邻小村落,彼此相距不足一华里,夜间鸡犬相闻,白昼举首便及。远远望去,高矮起伏的农舍鳞次栉比,几成衔连一体。仲夏,炊烟袅袅的黄昏,在如火如荼的瑰丽晚霞缀衬下,静静地呈露出中原农耕文明固有的人文浓郁情致。  田园如画,引人入胜,心旷神怡。但旖旎的景色倘若添注了无聊的怨怼元素,美好也就荡然无存,于此同时,那些个人性中本源存在的快乐幸福便在阴暗左右下戛然而止了。  姜申两村距离虽说近在咫尺,人们低头不见抬头见,双方相处得却极不融洽。有道是小摩擦不断,大吵闹偶生。此两姓势同水火,恪守秉承老死不相往来的家训,纵使路途逢遇,即便不曾怒颜相向也要摆出一副视而不见的睥睨模样。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泾渭分明得很。所幸都是些个本质还算淳朴的农人,于是才未酿成战端殴斗一类的恶性流血冲突。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相帮相善的睦邻关系是我们屡见不鲜的。以邻为壑毕竟是另类寡数。那两村原本安居乐业的村民又因何造成这样紧张局面呢?村界几垄耕田归属权,为导致两村产生矛盾龃龉的主要根源。此外更令人吃惊费解的是,除“土地纠纷”(仅几垄无关痛痒划分不清的薄田),居然亦包括文化层面上的精神斗争。事实上,这里生活的人们大多是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汉,文化二字对于他们很是陌生,甚至具体的文化涵盖内容均系不甚了了的。他们的文化争端,源自多年以前一部名曰《封神榜》的电视剧,就是这部曾风靡一时脍炙人口的神话影视作品,似乎让姜申两村人瞬间茅塞顿开——彼此间的敌我关系,原来自甲骨文时代的久远商朝便已促成。始于两个姓氏祖先开启的世仇。《封神榜》热播后,姜村个别农户供奉起姜子牙,申庄一些认祖归宗的人当然要敬拜申公豹了。日夜祈求自己一厢情愿攀附的祖宗保佑的人们烧香磕头,针锋相对表现得虔敬不已,两个家族也便芥蒂日深。  这天刚过三更,夜幕深沉还未破晓,嘴角淌哈喇子做春梦的姜锁子就被源自肚内的阵阵绞痛疼醒了。此刻,里屋酣睡的锁子娘不断飘来香甜的鼾声,宛若一波波旋律嘹亮的催痛曲,因而锁子小腹也就愈加抻痛,黄豆粒大汗滴顺额头便渗出许多,星星点点,在透过斑驳窗子射进的柔和月光照耀下如一颗颗玲珑珍珠,亮晶晶的。  疼得无法入寐的锁子辗转反侧,慌乱中不停调换体位。但似乎是为迎合呼应娘的鼾声,咕咕叫的小腹倒下坠得愈发厉害了,拽胃扯肠子地抽痛。随着一个犹是号令的闷响臭屁,肚子里的东西翻江倒海,即夺门欲出。锁子暗叫,不好!怕将屎拉炕上的他腾身而起,无暇抱怨老天搅黄美梦,摸黑登起地上那双污渍斑斑千层底,自桌上胡乱抓过一打画道符的黄纸,踢里趿拉,跌跌撞撞蹿到小院。  屙屎狂奔的扑扑通通响,突兀惹急四邻狗儿传来一片警觉敏感的汪汪汪。一石激起千层浪,刹那,便感染波及村里村外的狗儿们纷纷加入了黎明前热闹激烈的大联欢。  内急难忍的锁子熟悉自家院落布局。他蒙眼般绕过由各种农具构成的层层机关暗器,挣扎摸索至菜圃边沿,全然不屑周遭此起彼伏的疯狂犬吠,麻利褪下地摊购来的仿卡帕运动短裤,白花花大屁股黑夜里白得扎眼。待稳妥蹲定,紧跟一连串吱吱怪叫的响屁,屎尿骤下,旋即,轻松快感飞速扩散全身。  总算肥水没流外人田,一大滩臭气熏天的粪又给小院簇簇水灵翠嫩的小油菜苗增肥了呢!肚子变得舒畅的锁子像头黄牛猛喘粗气,愉快地想,身子犹如卸下千斤铁犁。闻着屎臭夹合泥香的乡土气息,回味梦中与申花暧昧得惹人心跳的情形,想到和她亲嘴,吃豹子胆般揉掐一对肉头弹性十足大奶子,便顿觉羞愧,咧嘴傻笑的一张脸染成了枣红色。  锁子蹲院将肠内淤积排泄的酣畅淋漓,他倒是舒坦了,屋里横遭扰眠的锁子娘可气不打一处来。好个狗日的瘟灾败家东西,又拿俺黄表纸擦屁股,真他娘的亵渎神明。披衣起床的锁子娘走到外屋,扫一眼桌子,气咻咻低声骂。你那屁眼子咋那么贵重?吃的多、拉的也多,真是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也不中。  屋里娘的小声咒骂锁子自然是听不到的,也无心侦听,他心里目前只盛得下申庄村主任的掌上明珠申花。但凡思起胖乎乎申花,锁子便跟吃了蜜糖似的美滋滋,由内向外地蔓延甘甜。申花红彤彤大脸盘,颧骨高高的,嘴唇厚厚的,一双本来就很小的眼睛笑起来便眯成两条小缝,虽说爹是村干部,她却毫无架子和蔼可亲,反正哪里都好,无不呈现质朴的健康与亲善的温柔。尤其她硕大滚圆的屁股,一瞅就能生小子给男人传承香火呢。别人笑申花丑,锁子不那样认为,况且也清楚自己长得太有个性,如花似玉的他养不住。锁子曾多次试探申花,你说咱俩订婚中不?憨态可掬的申花均扭扭捏捏说不中。憨厚的锁子读书不多,阅历浅薄,却也清楚姜申两家芥蒂太深,若要人们一时挣脱隔阂的羁绊还确实不中。  忽然趁陶醉的锁子陷于凝神遐想之机,院子那一棵老枣树传来一阵诡异的扑棱棱骚乱响动,同步几只黑黢黢东西盘旋在惊悸骇然的锁子头顶绕了两圈,发出几声毛骨悚然的凄哀鸣叫消失了——哎呀娘哟,是猫头鹰,认出来的锁子吓得拿黄纸囫囵抹几下屁股,提裤尥蹶子朝屋跑去。又一阵子急促响动,便逗惹四周狗儿们叫汪汪得更欢悦了。  猫头鹰、猫头鹰,娘,咱家院里有这东西。进屋的锁子磕磕巴巴,伸出哆哆嗦嗦的粗壮胳膊冲娘指向窗外,依然惊魂未定。娘白一眼他,说怪不得刚才鸡飞狗叫的,原来都是这东西闹的,夜猫子可不是吉利的东西,不祥之兆啊!  娘,今天乡里大集,俺想去集上给自个买双皮鞋,顺便再帮咱家置办些日用品。心神方落定的锁子小心翼翼盯着娘,指了指下边,嗫嚅说,娘,看俺的布鞋破成什么样了,俺二十岁了,也该有双穿得出手的皮鞋了。   哎哟,当真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呀,看看准吧,现在你这龟孙就涎着脸吵吵索皮鞋了呢!娘瞧了瞧锁子脚面上的千层底,意有所指地说。夜猫子邪性,带血光之灾呢!你还偏偏选今天到乡上赶集,俺看你买鞋是假会申花是真吧?俺可先知会你,待会买完鞋快点给俺滚回来。劝你长点心离申花远点,姜申自古势不两立需划清界限。你娘俺啊,守寡带你这么多年风里来雨里去的不容易!咱要远离祸端,踏踏实实地本分过活。  中,俺真真切切买鞋,完了就回。见娘允承,高兴的锁子满口答应。  锁子娘本姓何,原是十里开外何家甸人。他娘时乖命蹇运道不济,嫁锁子爹姜大生未出三载,短命老公便遭遇车祸罹难了。那时锁子仅两岁,可想而知一弱寡妇带孩子撑起一户人家何其艰难。所谓祸不单行,锁子爹去世不久锁子娘有天无缘无故就疯了,赤身裸体抱着可怜小锁子村里村外地瞎跑。蹊跷的是,忽一日疯疯癫癫的她陡然又回归清醒,嘴里念念有词,言之凿凿声称自己被八仙之一的何仙姑附体,命她济世安民普度众生。并且在围观村民众目睽睽下,屏住气生生饮掉一大洗脸盆凉水。自此便开香堂出马,有凭有据地做起了姜村的仙姑。  兴许是机缘巧合。待成为仙姑不久,村主任姜大壮的四岁儿子某天傍晚因大人一眼照顾不周,便独自走失了。人们左寻右觅,翻遍村中各个旮旯犄角,愣寻不到这小屁孩半点踪影。无奈之下,惊慌失措忙乱投医的姜大壮夫妇跑到了锁子家,拜求锁子娘指点迷津。锁子娘又是烧香、又是作法,恰巧那晚正播放台湾电视剧《在水一方》,手舞足蹈的她一走神没看住嘴,口中居然迸出“在水一方”四个字。巧了,人们遵照仙姑启示真就在村外小溪边找到了姜大壮走丢的儿子。经过此事,何仙姑大名自然不胫而走,其神通法术亦被讹传的神乎其神,远近十里八村慕名来求医消灾者应接不暇,比比皆是。  更为神奇的也不知锁子娘从何处学得一些调配草药的土方子,管它什么枸杞朱砂,什么陈皮芒硝的,混合搅拌苦了吧唧,反正是否治得好病暂不能盖棺定论,吃不死人倒是千真万确的。外加农村孩子天生魁实不娇气,吃上几剂锁子娘配制的仙药,精神作用与免疫力便双管齐下将些小疾小病抵遏住了。咱河南农村人偏信她这一套故弄玄虚的鬼把戏,如此一来,盲拳打死老师傅,真正懂点医术的附近赤脚医生反被锁子娘逼迫得失去了市场,再无竞争能力。自然而然,锁子家生活条件便日益超过了同村普通的庄户人家。  大清早同娘一块吃罢饭,肚子舒坦极了的锁子便怀揣娘给的五百元钱兴冲冲去了乡上。到后举目一看,大概时间尚早,集市里小商小贩稀稀落落没几个,他的申花更芳影未见。两人前几天晚上约定今个集上见面的,申花说要锁子品尝她炒的核桃。锁子掏出手机想给申花打电话,一寻思申花从前再三叮咛他们之间尽量避免电话联系,犹豫再三只好作罢。于是,焦急等待的锁子觉得失落,分分秒秒皆是漫长煎熬,遂决定跑游戏厅赌一赌撞撞财运。  大约是为躲避公安部门临检,不敢挂牌营业的游戏厅藏匿隐蔽在乡供销社批发部里,只有一台现今时兴的打鱼机供乡民博彩。其实就连这台机器也是城里黑道人士寄存于此的,批发部提供场地挣点分成红利。锁子偶尔来博弈一下,却不滥赌,赢三五十元彩头便知足而退,若输个百八十块也不图翻本。但还是输多赢少。人脑斗不过电脑,他懂得清醒地宽慰自己。  可今天邪门了,打鱼机好像十分清楚锁子口袋内的钱数,一个劲吞噬他的积分。锁子前前后后请妩媚如花的女老板上六次分,统肉包子打狗有去无返。一次五十元,眨眼工夫三百块钱便打了水漂没落一个回音。  去球,狗日的破机器成心耍人,俺不玩了。不怪俺娘说今天备不住闹血光之灾,从俺这就开始了。骂骂咧咧的锁子不打算继续赌了,他要留二百块钱买鞋呢。  啥,你娘不就是咱们这里远近闻名的何仙姑吗?站一旁捏着赌博机上分钥匙的批发部女老板听锁子愤愤地说,穿性感诱人齐B小短裙的她便眉梢一挑,显得很是惊讶,咋咋呼呼问,你娘真说了呀,她还说些个啥了?  心疼自己的钱付之东流的锁子懒得理她,正好这时也是租赁供销社一爿公产房做米面生意的姜大贵进屋来玩了。与锁子同村的他见此情景,便打开钱夹,慷慨抽出两张通红的毛老头,说恁地,咱家锁子输了?勿怯馁,大贵叔先借你二百捞本,拿着,输就算俺的,赢了给你。锁子说大贵叔俺不借,若再输俺害怕还不起就惨了。姜大贵笑了,说输了不必还,再者你大贵叔还诓你不成?来来来,美人老板娘快给俺大侄子上分,全当俺爷俩捧你场呢。  锁子娘何仙姑告诉锁子今天咱这片有血光之灾呢!批发部老板娘在叔侄两个你推我让的空隙插嘴说,其妖冶脸蛋一时有些失色。  啊!你娘俺嫂子她果真是这么说的?大贵叔咸盐吃得比你的面粉还多,锁子俺告诉你,咱老爷们站着撒尿,输点钱倒没啥关系,可不能狂言妄语啊!姜大贵收敛笑容变得一本正经。  俺娘当然是这么说的,半夜时候很多猫头鹰跑到咱村呢。起身离开椅子的锁子心不在焉,认为他们的惊诧惶恐真是小题大做。  瞧锁子径自走后,姜大贵脸上一对大眼珠子贼溜溜转悠半天。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他计上心来,认为应把这件事当做一次商机看待。想法偶然一经产生,便撩拨姜大贵前去践行落实。迫不及待的他忍下、压住刺挠挠的赌瘾、色瘾,临走仍不忘顺手在女老板唾手便可伸进的由齐B短裙遮羞的裤裆里狠掏一把,在她娇滴滴浪笑的送别下,出门发动自己那辆黑烟直冒至少已是经了三手的大众桑塔纳向路途颠簸的姜村扬尘而去。  左右逢源的姜大贵脑袋瓜子机灵,五村六屯那是出了名的。国家刚一改革开放那会,年方二十岁的他便筹资创办一家名为姜子牙年画厂的小作坊,使其成为当地脱贫致富的万元户。但现在春节人们普遍采纳明星或者风景挂历辞旧迎新,少有张贴年画的,因此姜大贵就弃画改行做起了米面生意。盖因水土关系,关内大米比不上黑龙江省所产的米香味佳且颗粒饱满,他便紧紧抓住乡亲们钟爱关外大米的微妙心理,经年累月从黑龙江地区低价收购隔年陈霉大米,然后运用一系列工业油抛光洗染手段处理再加工,终流向市场充新粮糊弄毒害河南家乡父老,藉此更是大发横财。  再说输了钱的锁子垂头丧气到了集上,仍是瞄不到申花影子,便先往供销社日用鞋帽商店买鞋子。选半天,挑一双六十元的廉价人造革皮鞋,余下一百四十元去集上买了点猪肉,酱油,醋,精盐花费四十元,还剩一百,便非常开心,总算可以回家跟寡妇娘交差了。  购置完物品的锁子集市一角遇见了摆摊叫卖核桃的申花,抱怨她来得太迟害自己输钱。申花则笑骂锁子是偷鸡不成反蚀米的大笨蛋。锁子反驳说都是俺娘给诅咒的,无中生有什么血光之灾。申花神秘兮兮说你娘可是仙姑,她的话未必有假。锁子不屑一顾说他才懒得信。申花说你懒得信你娘,去你个球,俺还懒得同你辩论呢。 共 1055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简单说说精囊炎有什么类型
黑龙江好的专科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