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小说爱之病文白对照版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1:39:51 来源: 河西信息港

爱之病(文言)  金魏,年六旬,家中产,通文墨。一日,忽妻大病,昏睡不醒。请医,医者言:“期在三年,亡无救治。”  初,金魏退休无事,晨练太极,晚跳交际,形容倜傥,练友颇多。中一女子,名陶姜,年与金魏相若,时尚姿容,常与金魏共练伴舞,相聊甚欢,以为知己,日久生情。是时,陶姜寡居三年,有再嫁之意,未得如意。金魏挑之,曰:“惜吾有妻,否则当娶尔!”陶姜感动,应声曰:“今生不嫁汝,相许来世!”  及医者言金魏之妻病,金魏乃与陶姜谋之曰:“今吾妻病,寿止三年,汝与吾何必相约来世?今生即可矣!三年后娶汝。”陶姜曰:“此言真耶假耶?”金魏曰:“汝忘我昔日之言乎?今将成真矣。”陶姜曰:“即真,亦难。三年,千余日夜,君纵不忧我生变,我亦忧君生变。”金魏曰:“勿虑,我二人可签协议。”  陶姜曰:“君心诚,吾必不负汝。”金魏遂草协议,其略曰:  “立协议人金魏、陶姜,为相爱已久,然须三年后完婚事:金魏与陶姜,红尘相知如镜,男恨不娶,女怨未嫁:盖因金魏有妻故,未能如愿,存憾多时。今金魏之妻病笃,医者言三年后亡。叹人生苦短,如白驹过隙,况花甲之人,只黄昏余命,三年弥足珍也!金魏立誓,妻亡,即娶陶姜。然三年日久,恐生变故,故立此协议如下:一、三年之内,陶姜不另择婿,专候金魏丧妻,至期嫁金魏。二、三年之内,金魏不另择妻,专候妻丧,至期娶陶姜。三、金魏给陶姜拾万元,为保证金。四、罚则:金魏若失信,再加拾万元做罚款给陶姜;陶姜若失信,除向金魏返还原得款,亦追加十万罚款。此协议双方签字交款生效。此乃山之盟,海之誓,永不变心。年月日。”  陶姜言:“此何言哉?妻病重,当急请医疗之,而汝出此下策!更书此协议:何其不近人情乎?我何人?汝之候补乎?备份乎?“言毕即欲毁协议。  金魏急止:“勿急,勿急!汝细听我之言:汝多年单身,艰难度日,吾心甚痛。尔须知我自与汝相识,即生真诚爱意。吾素日为人,非寡情义者也,妻病,焉能不治?但医者之言三年,我甚忧之。恐我二人痛失此良机也!”  陶姜闻言而笑:“吾戏耳!君何当真?我望其日久矣。君心我已知晓,何必出此一誓?”金魏曰:“必如此方表我真诚不虚之心。”陶姜喜,欣欣然提笔签字。自是,二人如常往来,但以三年之期约,倒计时,逐日数。  转瞬,三年将至,而视金魏妻之病,不好,亦不坏。陶姜急,金魏亦急。乃寻当初给妻看病之医者,问其预言准否。医者不解其意,曰:“可再诊,以定分晓。”于是医者至家,以望闻问切之法查之,曰:“怪哉!”金魏惊,问:“何故?”医者曰:“诊得尊夫人之病症:较之三年前,迹象好转三分,生命或能再续三年。以此恭喜先生!”  金魏怒:“是何言也?昔汝言吾妻寿不过三年,而今又言还有三年:似此,吾将如何?”医者视金魏良久,晃头,曰:“吾从医久矣,所治患者无数。所历之人,凡妻有病,丈夫莫不望其好转。如知病妻多活三年,皆喜而谢天。孰料先生竟非常人之态。我不能解:岂望之速死乎?”  金魏嗫嚅:“言重矣!我亦人也,岂有盼妻速死之心?汝勿瞎猜。”  医者出。陶姜曰:“苦矣!又多三年,岂命乎?”金魏曰:“事已至此,唯静候时日可也。”陶姜怒,且悲,曰:“人言:女人四十豆腐渣,再过三年,我成豆饼矣!”金魏抚陶姜之悲,且言再给十万。陶姜乃无话。  时光荏苒,刀刻人肤。金魏华发频添,颇显老垂。陶姜虽百般美容修饰,而芳华亦不复如初。一日,陶姜对金魏言:“距三年之期仅余十日矣,汝妻何如?吾往观之。”于是至家,观金魏之妻,仍一切如旧:不生、亦不死。  陶姜愁,谓金魏曰:“昔我与君誓时,长发虽不能垂腰,尚可披肩,而今寸短且疏,堪堪露顶矣!守候六年,我心憔悴。今观汝妻,一如以往:设若此番不成,再候三年,已风烛残年,纵然如约,又何以堪?”金魏劝慰:“今番医家非寻常医生,乃教授也,其言必信!尚有十日,静候可也。”陶姜唏嘘:“我之幸福,不知于何时可得?”言之,泪潸然下。  金魏急,欲抚之,忽嘴角流涎,口不能言,倒地不醒。  陶姜抚之,大悲:“呜呼!又三年之期方至,吾望与汝将成夫妻!孰料天不从我愿,尔命亦悬一线,不复当初舞场风流之金魏矣!君之性命飘渺如浮云,我之岁月粉碎如豆粕矣!我何如哉,我何如哉?”大恸,亦倒地不醒。自是,二人皆病,一如金魏之妻,不好,亦不坏。  舞林人等知其事,众议纷纭,然莫知其何病。或言:“此即‘爱之病’也。”  论曰:雎鸠依依,同林而栖。各秉天性,未可皆宜。初,金魏遇陶姜,相逢恨晚,暗度巫山,虽于德有缺,而法无罚则,人亦容之。而逢妻病,时日无多。乃约期以待,以陶姜为妻之备份:则思歪不正,是何德而至此?闻之者先笑、后叹、再唾,不宜自戒乎?    爱之病(白话)  金魏先生六十多岁的人了,家道小康,文化程度较高。这一天,他的妻子忽然病倒,昏睡不醒,成了植物人。请医生诊治,医生说:“她的生命只有三年的时间了,到那时候就无药可医了。”  金魏先生已经退休。退了休的人,都要找些事情打发时间。有的爱下棋,有的爱打麻将,有的爱打扑克,有的爱放风筝……。金魏退休后所爱的活动基本上只有两项内容:晨练太极拳,晚跳交际舞。因为这两个爱好,他结识了一个练友,名字叫陶姜。  陶姜和他的年龄就差不多大,是个虽然上了几岁年纪但看起来还不那么老的女人,穿戴也时尚,说话也得体。不知从哪天起,她就成了金魏的舞伴。他和她在一起跳了几回,感觉很合拍,就都不找别的舞伴了。金魏看陶姜漂亮,陶姜看金魏潇洒,两人虽然是两张嘴,但却总能说到一块去,时间长了两人就什么都聊。渐渐地金魏也就知道了陶姜的老公去世了,陶姜已经为之守寡三年。金魏十分感动:想不到这年头还有这么痴情的女人。感动之余就对陶姜说:“我要是单身,一定娶你!”陶姜对这句话十分感动,但也就此知道了金魏是有妻室的人。于是就对他说:“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要是有下辈子,我一定嫁给你!”  这天晚上,陶姜又按时来到广场,可是没看见金魏。她是左等右等也不来,没来不说,还是手机不接,短信不回,这情景一连持续了好几天。没了金魏的伴舞,陶姜就没有了跳舞的兴趣,整个晚上都在广场徘徊。左思右想的,竟然想到,金魏会不会出事了?虽然平时看上去身体蛮好,但毕竟是过了花甲之年,身体也难免有个山高水低啊。  一个星期后,金魏的身影终于出现了。陶姜见了喜不自胜,顾不得寒暄,便直接问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金魏带着一脸疲惫说:“我没出事,是我家有事,老婆病了。”陶姜赶忙问:“不要紧吧?”  金魏说:“病情倒是稳定了,可……”  陶姜性急的说:“看你这人,跟我还吞吞吐吐的,到底怎么样啊?”  金魏叹了口气说:“医生说了,她只能活三年!”  陶姜愣了一下:“这么严重,太不幸了!”  两人聊了一会,也没心情跳舞。快散场的时候,金魏忽然说:“有句话,你想听吗?”  陶姜便问他想说什么。  金魏说:“你还记得你说过,下辈子要嫁给我的那句话吗?”  陶姜有些脸红,但灯光下的夜幕中,那点红是看不出来的。她点头承认。  金魏说:“那就好,不用下辈子,这辈子就能实现了。”  陶姜有些茫然的望着他,不明白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金魏接着说:“三年,只要等我三年。”  “你是说……”陶姜明白了。  金魏点头:“是的,只要三年,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陶姜没有回答,而是沉默了。金魏忍不住,便问她同不同意。  又过了好一会儿,陶姜才说:“金魏,你真的有这个想法?这样做,合适吗?”  金魏问:“怎么不合适?”  陶姜说:“人家病重在床,你却……”  金魏明白陶姜的意思,急忙解释道:“不是我这人没有夫妻感情,而是形势不等人!我是真的怕错过这个机会!真要是三年之后我老婆没了,你在这期间又嫁给了别人,我真是受不了!”  陶姜直视着对方:“你不是说还要给我介绍个男朋友吗?”  金魏咧咧嘴:“那些日子的确是有这个想法,可是现在,你看,出现了这个情况,我,干脆还是介绍我自己得了。”  陶姜笑了笑:“人还是自私的时候多,你也不例外。”  金魏也笑了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  陶姜不做声了。广场的灯光下,把她踱步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旁边的一个影子,比她还长。影子虽是黑黑的,然而每个人的脸上都被广场上五颜六色的灯光渲染出朦胧的诡异。  金魏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递给陶姜:“诺,你看看这个。”  “什么?”陶姜一边接,一边问。  “看看就知道了。”金魏说。  陶姜找了个很亮的灯光处,展开纸一看,“协议书”几个大字赫然进入眼帘。陶姜再往下看,只见协议书是这样写的:  “立协议人金魏、陶姜,红尘相逢,情真意切,可是金魏有妻,不能如愿结合,深感遗憾。现在金魏之妻患不治之症,医生说只能有三年时间存活。金魏立誓,只要老婆死后,即娶陶姜为妻。可是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恐生变故,故立此协议如下:一、三年之内,陶姜不找别的男人,专候金魏妻子死了,到时候就嫁金魏。二、这三年之内,金魏也不找别的女人,等老婆死了就把陶姜娶回家。三、为了表示诚意,金魏给陶姜拾万元,为保证金。四、罚则:金魏若失信,,再加拾万元做罚款给陶姜;陶姜若失信,除向金魏返还原得款,亦追加五十万罚款。此协议双方签字交款生效。这是山一样的约定,海一样的情义,两个人永不变心。年月日。”  陶姜皱了一下眉头:“这,你这是怎么说?你老婆有病在身,急需治疗,你却想出这么个歪点子!亏你,还写成这么个东西!有点不近人情了吧?我成什么了?你的候补老婆?还是备份老婆?”说着就要把协议书撕掉,  金魏急忙制止:“看你,急什么。听我解释不行吗?你的情况我知道,你现在一个人是单身过日子挺难的,我看着心痛。你也知道,自从咱俩认识那一刻起,我就真心的喜欢你!我不是无情无义的人,我知道老婆有病应该治疗,我也正在这么做!可医生说了,她得的病是不治之症!而且只有三年的时间了!三年,你知道这意味什么吗?”  陶姜呵呵笑了:“我逗你玩呢,你就当真?我呀,还真就等着这天呢!”  金魏说:“所以我才写了这么个协议,表示我的诚意啊!”  陶姜这才高高兴兴的在协议上签了字。从这时开始,两人按照三年的约定,开始倒计时的查日子。  转眼间三年快到了,再看金魏的病老婆,既没有好转的样子。也没有恶化的趋势。陶姜有些急了,金魏也跟着着急,于是去找当初看病的医生,一再问他原来的预言准不准?医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便说:“那就再看看去吧。”  医生来到金魏的家里,望闻问切了一番,连声说:“真真是怪事!”  金魏吃了一惊,问医生怎么回事。  医生说:“我看你夫人的病,好像比三年前有所好转,她的生命有可能再延续三年。给你道喜了!”  金魏一甩手:“你这是怎么回事啊?原来你不是说,我老婆只能活三年吗?现在却说还能活三年!你这样说,叫我怎么办?”  医生奇怪的看着金魏:“我当了这么多年医生了,救治过数不清的人。就我的经历来看,一般的男人,妻子有了病,当丈夫的都希望她好起来。像她这样的病症,如果丈夫知道了还能多活三年,都喜欢的谢天谢地呢!没想到先生你的态度却和别人不一样。我真是无法理解:你是不是希望她死的快点啊?”  听医生这么一说,金魏才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了,赶忙结结巴巴地解释道:“你说的太严重了!我也是做丈夫的人,哪里会希望自己的老婆快点死呢?你可别瞎猜。”  医生没说什么就走了。陶姜对金魏说:“我的命真是苦啊!这不是又要等上三年了吗?”  金魏安慰她说:“事情已经这个样子了,我们只能静静地等候时间的到来。”  陶姜生气了,用充满着悲伤的语气说:人家说:‘女人四十豆腐渣’,我都多大了?在等三年,我都成了豆饼啦!  金魏听她这样说,安慰她说:“那怎么办啊?我能做到的,只好再给你加十万块钱吧!”  陶姜这才没再说什么。  时光过的飞快,三年之中,金魏和陶姜都明显的见老了。陶姜虽然常去美容院做美容,但也难以保持过去的姣好容颜。  这天,陶姜对金魏说:“现在距离第二个三年就剩十天光景了,你老婆到底怎样?我得亲自去看看。”陶姜到了金魏家,细看金魏的老婆,还一切都和原来一样:也看不出好转,也看不出恶化的迹象。  陶姜是真的发愁了。她对金魏说道:“当初我和你认识的时候,虽然不想少女一样长发及腰,可是也还能梳成披肩发吧?你看看现在,头发越来越短,都快要秃顶啦!六年的光阴,等得我身心憔悴了。看看你老婆,好像和以前一样!这不死不活的样子,恐怕还能活三年啊!要是再等上三年,我们都是风烛残年,快死的人了!就算那时候我和你能成为夫妻,又有什么意思?”  金魏劝解说:“这回请的医生,不是一般人了,是大学教授!他说的话一定准!也就十天,再耐心等等吧!”  陶姜哭着说:“我的幸福,什么时候能到来呢?”  看到陶姜伤心的样子,金魏也很着急,便想说好话安慰他。可是突然间,不由自主的从嘴角流出了唾液,跟着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陶姜看见这种情况,抚摸着他,放声大哭起来:“天啊!眼看着三年的期限就要到了,我就等着和你结为夫妻。可是谁知道老天爷不但不让我的心愿实现,还弄得连你也性命不保啊!再也看不到舞场上风流潇洒的那个人了!你的性命就像天上的云彩,眼看着就要飘走了;我自己呢?我的年华也成了一堆糟粕。这叫我怎么办啊?叫我怎么办啊?”  陶姜哭了几声,也一下子倒在地上昏死过去了。  这两个人的病从此也像金魏的老婆似的,不死不活了。  那些跳舞的人们知道了这两个人的事情,七嘴八舌议论他们到底得的是什么病,但谁也说不清楚。有一个人戏谑地说:“这就是所说的‘爱之病’啊!” 共 531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如何更好地护理阴茎异常勃起患者
黑龙江专科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的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