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君黄泉凄凉否却是人间更凄凉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3:43:55 来源: 河西信息港

下一刻,余晖散尽,转身之后,时光落幕……  桃飞漫天,忘川之死,彼岸花逝,望乡孤怨,在我死去的一刻只有秋风吹拂我的脸颊,在我闭眼的那刻只剩余晖让我的眼睛模糊。  你可知,我的折扇笔墨轻点,点出了世间繁华。你可知,你的衣袂淡婉清雅,遮挡了皑皑落幕。  曾想以一己之力给予你无限的光荣,让你站在高耸云端的青台之上俯视那些仰望的神情。曾想以万千铁骑踏破周边敌酋,携你游遍大好河山。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随着冬雪的纷扬埋藏在整片碧落之海。  那年,万年圣战开启,雪域之中腥风血雨,长久不见的传说之花蔓延在整个狐岐山雪域。六月雪的花蕊盛开的时候正值乱世纷争,刀剑无情,幻术灵力之中的岁月,硝烟带走的是一个又一个无辜的生命,当肉体与大地融合,灵魂还在天空之中飘荡。  红尘落幕,爱恨离歌,走过一个又一个无情的岁月,漫漫路途谁言缘聚缘散,段段残章谁诉黄泉凄凉。  让一滴清泪化作夜明之珠,在你找不到路的时候请对着天空中明亮的那颗星辰许愿。那是一颗信仰之星,整个国家的宿命掌握在你的手中。那是一颗期望之星,当你征战四方的时候它会给你无尽的力量。  紫陌归途,往事云烟,数年刀光剑影,只余几千残兵。帝王高歌凯奏,将士觥筹交错,用刀尖划破敌军皮肤,以铁蹄践踏蛮夷城域。  北狄之役后,帝国疆域方圆万里。然,帝君依旧孤寂一人,众臣商议之下从北狄蛮族之土选取一倾国倾城之女,不远万里押解到帝都以便侍候帝君。  尤记那刻,微风吹起面纱,伊人翘首幽望,眼眸之中没有胆怯,只余深深的仇恨之光。族长临终之言,眼前之人正是践踏狐族土地,杀戮万千族人的人间帝王。  可是已经没有了一丝力气,血誓不是传说。巫族之人与人间帝王勾结,在狐族体内种下宣誓效忠的血誓,一旦忤逆,立即发作,死亡一人,诸族连坐。  那一日帝君眼角长久不见的神采骤然乍现,众臣皆大欢喜。帝君携伊人而归,在金銮殿中誓言一生相随,举国欢庆,一派祥和之情。  百年之后,天下再次大乱,神族不满人狐结合,认为忤逆了万族法制,挥十万大军进攻人族,仅仅一月,人族土地失之七八,只余帝都周围万里之地。  帝君亲自与前线督战,誓死保卫一片疆土。怎奈敌众我寡,神族灵力幻术众多,人族无力抵抗,几天之后已达帝都边缘。  帝君下令将妻女转移至安全之处,而后率领残余将士冲入敌阵,瞬间鲜血染红了神圣的帝都金銮。  三天之后,帝都外的子铜山中,云烟缭绕的一片仙境,帝君手握断剑,身边是自己的妻女。  “回到狐岐山,那里神族众人无法进入,你们母女不要再回到这个给你们家园带来毁灭的地方。”帝君身上的鲜血已经染红了战袍,然而他关心的却是自己身边人的安危。曾经带来的伤痛已经无法弥补,如今自己的罪孽或许将得到宽恕。  人在真情的时候往往会做出傻的事,伤痛种在心里却不会轻易被岁月抹去。  当那把曾经杀死狐族长老的匕首出现在自己的腰间时,帝君却是笑了,罪孽不能因为自己走到末途就可以饶恕。  当嗜血了天涯,苍穹从此不再有一滴清泪。  万丈悬崖,谁的身影坠落之际,谁的身影又在相随,那只孤单的小白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罪孽不可饶恕,可是我情根深种。族长曾经誓言只要杀了他就可以解除血嗜。只是相随之后这个影子扎根伸出。  有时候的确很无奈,很无奈的恨上一个人,又很无奈的爱上一个人。直到才发现只是同一个人,他们却扮演着截然相反的角色。  我不想成为族人唾弃的对象,我救赎的是我的族人,杀死的却是我的爱人。  誓言犹在情亦在。誓言已灭情亦灭。  我戎马一生,在圣战之后遇到影响我一生的女子,她是狐岐山罪美的女子。与她对视的刹那,我看到她的眼中除了仇恨没有其他一丝情感。可是我的心弦在那一刻却为了一个蛮族之女打开,我在心中发誓这一世只爱她一人。  我与她携手走过金銮大殿,誓言与她从此相随,此生不离。我以为我的万般柔情总会打动她仇恨的心,一直百般呵护,不曾怠慢。  然此时,当鲜血流尽,我才知道有些仇恨是无法用自己的行动去抹平的。可是我不怪她,她终究完成了自己的誓言,解救了她的族人。  只是从此,天涯相隔,两不相望。  我不想让他死去,在这些年里,我发现自己很失败,多少次想挥刀刺入他的心脏,但是我无法下手。  有些誓言很纠结,明明可以一蹴而就,却还要在路口徘徊。不是不敢,而是不舍!  我的身体在万丈深渊里漂泊,再也无法看到那个熟悉的容颜。其实我为她感到高兴,终于可以手刃仇敌,不留下一丝遗憾。  他倒下的那一刻,我的心中开始颤抖。从前我的心是死的,后来逐渐慢慢复活,此时血嗜解除,我已然白发飘然。  青丝三千只为君,人已逝去白发陨。  若要此生尽无憾,只与君随天涯坉。  曾经誓言,白发苍苍,与君为别。誓言应验,可我心中不甘。  誓言走了情却在。情逝去誓言犹在。到底该相信哪一个,没有人可以分清。  曾言相随此生,那么这个悬崖就是我们的天涯之坉。  狐女心中何所忧,眸前清影心中愁。  只为誓言今生绊,彩蝶双飞载天楼。  我是一只白狐,我的父亲是人族帝君,我的母亲是狐岐山美丽的女人。只是他们在情感的世界里纠缠了整整一生,从相遇的那一刻他们的故事就在演绎。  雪花飘满了整个狐岐山,传说之花六月雪正在盛开,人族已经成为古籍中才可以找到的传说,他们的故事却在流芳千古。  我是一只白狐,我的父亲是人类,我的母亲是狐类…… 共 208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不同时期前列腺结石的症状
黑龙江治男科的专科医院
云南专治癫痫研究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