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六安战国墓发现精美宝剑

2019-07-13 03:15:25 来源: 河西信息港

安徽六安战国墓发现精美宝剑

中安     昨天,六安战国墓发掘再现惊喜,一把保存完好、品相精美的宝剑,一套完整的战国皮质甲胄,都是安徽考古史上不多见的珍品,加上之前出土的武器,或可证明墓主人生前是位驰骋疆场的将军,这些剑胄的出土,似乎让人们依稀看到两千年前江淮大地上那些金戈铁马。

据悉,如果开棺后能够找到印章、或者其他铭文等线索,结合史料印证墓主人的身份,则非常有实力入选国家年度十大考古发现。

北墓发掘告一段落珍贵铜镜全国罕见

截至昨天下午,六安市文物局已经完成此次战国墓北墓外藏室全部文物的清理工作、南墓外藏室部分文物也被清理取出,等待运回室内进一步整理。

经过统计,北墓葬外藏室出土了铜器、漆器、陶器等文物120件,其中为贵重的应该是一件直径达到27厘米的青铜六山镜,该镜因其背面有连贯式的六个“山”字形菱纹,而被称为六山镜,是战国时期青铜镜中少见的名品。有关专家表示,该镜在省内是首次发现,全国也罕有匹敌,算得上国宝级文物。

在清理完北墓外藏室后,北墓呈现出一椁三棺的墓葬形式,这也从侧面印证了墓主人的高贵身份。六安市文物局现场指挥汪欣队长告诉,北墓的发掘整理到此将暂告一段落,整个棺椁将会整体吊运到室内再进行开棺等发掘整理工作,“这也是为了在室内可控和无干扰的条件下对文物进行更好的保护”。

与此同时,更为大一点的南墓外藏室也于昨天发掘整理出54件文物,其中青铜器15件、陶器、漆器29件以及一些暂不好定性的文物。

宝剑完好或可做到吹毛断发

昨天南墓发掘工作的高潮,出现在16时许,此前在南墓外藏室北侧发现疑似宝剑匣的东西被取出,打开一看:一把品相精美、保存完好的战国宝剑赫然出现。整个考古发掘现场也因此几乎沸腾。

让现场所有人惊叹的是,在经历两千多年后,存放宝剑的木质剑匣仅有少许破碎,轻拂去上面污泥,精美的花纹依稀可见。匣内的宝剑大约有40厘米长,有着完整的剑鞘,因此无法打开看见剑身,但是剑柄的饰纹非常清晰,不知什么材质的东西缠绕着剑柄,起到辅助拿握的作用。

“战国时期的铸件工艺非常发达,不仅历史上有很多名剑的传说,此前的考古发掘中也发现了历经千年依然锋利无比的战国宝剑。从现在这把剑的保存程度看,我觉得等清理结束后,这把宝剑一定能做到吹毛断发。”省考古所研究员李德文告诉。

目前在文物市场上,一把品相完好的普通战国青铜剑就价值过百万,而如果此次战国墓考古发掘终能够确定墓主人身份,而且又是历史上重要人物的话,这把宝剑将又是一个价值连城的国宝。

皮甲精美鳞片千枚线绳犹存

昨天下午的清理发掘工作中,难度的要数对南大墓东外藏室一侧的一副战国皮质甲胄整体取出,从软化、到支撑、再到整体取出包裹,整整耗时近两个小时。

相比戈和宝剑,要想整体取出整个甲胄,可谓难度重重。在现场看到,整个甲胄呈折叠好的状态摆放在外藏室内,根据甲胄鳞片的大小和形状依稀可以分辨出护肩、护胸、护裙等部位。虽然已经在地下埋藏了2000多年,但是仍然可以感觉到这件甲胄的威武和光鲜感。

如果不是考古工作人员的介绍,光从外观和目视的质感判断,很难相信这是一件全皮质的甲胄。更让人惊讶的是,不仅整个皮质完好,甚至部分部位穿连这些鳞片的线绳仍然没有完全腐朽。但是,这种有机质材料制作的甲胄给考古工作人员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原本埋在地下可能还好些,现在一暴露在空气中,甲胄的鳞片完全硬化了,稍不留神就碰碎了。而且,这些甲胄的千余枚鳞片已近松散开,如果想要完整复原甲胄,就必须尽量完整、不变形地把整件甲胄从外藏室里取出来。”工作人员说,先用特殊的药水将甲胄鳞甲软化,尽量把移动时的损失降到小。

“等运回考古实验室后,我们还有大量细致的工作要做,比如清洗、防腐处理等。我们也希望能够对这件精美的甲胄进行复原,不过这要根据甲胄情况来作决定,而且时间也是不可预期的。”工作人员说,在古墓中出土兵器比较常见,但是出土完整的甲胄很难得,这也更显得这副甲胄的珍贵。

分析

南墓主人:戍边大将

考古人员说,根据目前的情况看,墓主人可能是仿效商周时期的葬制,采用了一些高规格的配置礼器,或许由于自身等级尚不是很够的原因,陪葬中用来代表身份的鼎有不少是陶质的。但考古现场负责人汪欣认为,包括鼎、豆等在内的这些陶质冥器烧制水平也相当高,说明墓主人至少有一定地位和经济实力,“按照现在这个墓葬的规格和等级,(南墓)墓主人的官职可能相当于现在的省部级吧!”

不过,如果墓主人真是“省部级”高官,又出现一个新矛盾,“在战国中期,六安所在地大致上是楚国的六县,是较低级别的建制。这座墓明显超越了这个级别官员的墓葬等级。”省考古所研究员李德文认为,根据墓主人尚武的特点,墓主人也有可能是当时驻军或者戍边的大将。

北墓主人:将军夫亾

在这次考古中,另外一个悬疑是,南北两墓是不是夫妻墓。从现在的出土文物判断,北边略小一点的墓多是镜子类的随葬品,应该是女性墓,南边应该是男性墓主人。

而根据以前的考古资料,早在西周时就已经有了合葬制度,其方式为夫妻分别葬在两个互相紧靠的墓坑中。到了春秋、战国时代,这种异穴合葬的制度更为普遍,特别是在山西省长治分水岭的晋、韩墓地中,凡属大、中型的贵族墓,都是两两成对,并列在一起,一葬男性,一葬女性。但是这座属于当时楚地的墓葬会是夫妻墓吗?相关考古工作人员告诉,可能性很大,但是还有待进一步发掘。

花絮

巨大陶鑑:战国“冰箱”?

昨天下午在南墓外藏室还发掘整理出了陶豆、陶鼎等冥器,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两个口径大约有60厘米的陶鑑,在省内考古史上也很罕见。

鑑是一种盛水器,流行于春秋战国时期,主要是盛水当镜子、或者盛冰用于冰镇食物,或者当澡盆用。“以人为鉴”就是引申自这个器皿的用途。根据现场考古工作人员介绍,这次出土的陶鑑是冥具,不具有实用功能,但是从鑑的大小来看,洗澡显然不够,盛水当镜子又过于不方便,“或许真的当冰箱用吧”。

墓主人喜欢“组合家具”

在昨天的考古中也发现很多有趣的地方,比如在南墓外藏室南侧出土的一些战国俑,头是陶质的,身子却是木质的,整个俑用一个小扣巧妙地连接在一起。而在西侧出土的一些体积较大的陶方豆、陶圆豆等冥器竟然也都不是整体烧制的,而是分部件烧制好,摆放时再组合在一起的。现场的一位考古工作人员笑着说:“看来墓主人喜欢组合家具!”

克拉玛依好的癫痫医院
邓州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香港有哪些透析中心医院
宜春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